揭秘解放军三大舰队西太平洋军演为何秘而不宣,大批舰机抵近跟踪

  12月4日至今,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依据年度训练计划,组织舰艇飞机赴西太平洋有关海域进行远海演练。对于这一例行性安排,中国国防部新闻事务局提前在12月3日向外发布了相关信息。12月12日,中国再次表示,这次训练,符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

  前不久,赴西太平洋海域例行远海训练的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先后途经宫古海峡和与那国岛附近国际水道,引发日本政客和媒体大肆炒作。实际上,近年来每当中国海军舰艇执行类似远海训练任务时,日本国内总有些好事者喜欢指手画脚,企图制造舆论热点。他们为何对中国海军正常合法的训练和航行活动如此敏感,其心态和动机令人深思。

  12月13日,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举行,与此同时期,在西太平洋海域中国海军进行了一场大规模军事演习。

  对于中国海军这一开放透明且符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的正常训练活动,日本方面却表现得很不适应,反应失当。4日以来,日方多次派出舰机对中国海军舰机进行抵近跟踪、侦察和骚扰,还多次发布所谓“鉴于中方军机或进入日本领空,日本航空自卫队紧急出动战机”的耸人听闻的信息以及日本舰机跟踪中国舰机通过大隅海峡、宫古海峡、宗谷海峡、对马海峡的照片,并向日本媒体“喂料”,大肆炒作,渲染“中国威胁”。

  中国拥有广阔的海疆,加强海军建设、遂行远海训练是维护国家海上安全的客观需要。早在1986年,中国海军就曾派出舰艇编队远赴西北太平洋海域,进行合同作战训练。近年来,万里之遥的亚丁湾—索马里海域,也有中国军舰巡逻护航。随着军队使命任务的拓展,远海训练已成为中国海军常态化的训练课目。只有让海军将士们拥有更多在大洋搏击风浪的机会,才可以锻造出一支能够有效维护国家安全与世界和平的强大海军。

  但官方并未对外公开演习任何细节。这与7月25日中日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纪念日时军方高调举行“三军四海”演习的氛围截然不同。

  与其他国家海军一样,中国海军需要通过远海训练增强其远海行动能力。中国海军增强远海行动能力,首先是为了更好地完成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使命与任务,同时也是为了增强远海合作能力,更多更好地履行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所承担的国际责任和义务。中国海军已经执行长达6年的亚丁湾和索马里海域护航任务就是很好的说明。

  辽阔的西太平洋是亚太许多国家海军的天然练兵场,中国当然也不例外。宫古海峡、大隅海峡等相关水域是中国海军通往西太平洋的必经之路,海军舰艇途经上述水域赴西太平洋训练,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及其他公认的国际法准则,也符合相关国际实践。日方对中国海军正当合法的航行活动说三道四,借题发挥,纯属庸人自扰,无事生非。

  12月3日晚间,国防部新闻事务局发布消息称,中国海军近日将组织舰艇编队赴西太平洋有关海域进行远海训练。

  日本方面对于中国海军舰机赴西太平洋海域进行远海训练的合法性、正当性和必要性十分清楚。其之所以坚持对中国海军舰机活动进行骚扰、炒作,是出于自私自利的目的。

  有的日本媒体还指责中方违反了“危机管理机制”,未向日方事先通报。事实上,中日防务部门之间根本没有建立“危机管理机制”,更没有所谓“中方舰艇经过日本近海海峡时需向日方提前通报的共识”。无论从国际法还是从双边关系上讲,中方拥有在相关海域自由航行的权利,没有向日方通报航行情况的义务。

  12月4日,日本防卫省统和幕僚监部发布消息,当天上午5时许,日本朝雪号驱逐舰跟踪北海舰队051C型石家庄号驱逐舰,052型哈尔滨号驱逐舰,054A型护卫舰烟台号、盐城号,太湖号补给舰穿越大隅海峡进入太平洋。

  一是冷战思维作祟,妄图把中国海军封锁在所谓的“第一岛链”内。“岛链”概念是冷战时期美苏对抗产物,由美国人杜勒斯提出。其中,第一岛链的主要目标是围堵苏联等国家军事力量。冷战结束后,美国对中国海军进入西太平洋远海训练采取了比较理性的态度。美军太平洋总部前司令洛克利尔将军称,已成为全球大国的中国海军走向远洋是“很自然的事”。而日本依然视第一岛链为遏制中国海军发展的“城墙”,从不放弃对“岛链问题”的炒作。

  真正需要关注的是,日本频繁出动军用舰机,对中国海军的远海训练进行近距离跟踪、监视,甚至做出一些危险举动,严重干扰中国舰艇的正常航行。这种做法不仅极易引发海空安全事故,而且严重影响两国互信,也不利于地区的和平稳定。

  12月12日,日本自卫队再度发现6艘中国舰艇穿过冲绳本岛和宫古岛间的宫古海峡向西北方驶去。根据日本公布的图片显示,该舰艇隶属东海舰队,分别是052C级导弹驱逐舰郑州舰、054A级隐身导弹护卫舰舟山舰与益阳舰、现代II级导弹驱逐舰138泰州舰、电子情报收集舰851号、886千岛湖号补给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