缰绳在握,中国已有应对措施

  中国是世界上陆地边界线最长的国家,与俄罗斯、印度等14个国家接壤。与此同时,中国与日本、韩国之间在东海存在着海洋边界划分问题,与日本之间存在着钓鱼岛争端,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等东南亚各国在南海存在着海洋边界划分与岛屿主权争端。以上问题的总和直接触动了中国核心利益之中的“国家主权”利益和“领土完整”利益,并在不同程度上影响到其他四项核心利益,特别是影响到“国家安全”利益。至于以上每一项领土争端(例如中日钓鱼岛争端、中菲海域争端)相对于“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两项核心利益的总体而言,则属于局部利益。

现在东北亚地区缰绳攥在美国人的手中。当美国需要日本快制造矛盾的时候,就松开自己手中的缰绳鼓励日本牵制我国;如果美国认为日本政客跑得太快,以至于很难驾驭时,美国就会拉紧自己手中缰绳使日本继续俯首称臣,乖乖听命。美日两国这种奇特的关系,既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的延续,同时又是当东北亚地缘政治发展的结果。

  当前,中国不存在大规模海上军事入侵的安全威胁,但传统安全威胁依然存在,尤其是因岛礁争端、海洋权益争端引发的海上安全危机。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右翼不断制造事端,企图强化对钓鱼岛的控制。2012年9月,日本打破中日高层达成的搁置钓鱼岛争议、不单方面采取主权行动的默契,非法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进行所谓的“收购”。日本还极力将美国拉入钓鱼岛问题中来,以形成美日联手对我之势;同时,长期以来,越南、菲律宾等国在其非法侵占的中国南沙岛礁上大兴土木,并进行大规模填海造地和修建机场等活动,甚至部署导弹等进攻性武器,严重侵犯了中国的领土主权,对地区和平与稳定造成威胁。

  那么,日本在什么条件下会走到“最后日本可能还是不得不追随中国”的境地呢?从日本一贯追随先进、服膺强大的民族秉性来看,“这个条件”就是要让日本人的心理从目前的“一方面嫉妒中国的发展,一方面并没有对中国服气”的状态真正转变到对中国的先进和强大彻底服气的状态(当今日本人对华心理可概括为:对中国GDP超过日本的失落感,对中国依然是发展中国家的优越感,对中国军事力量崛起的恐惧感)。目前中国的GDP虽然超过了日本,但是经济“存量”依然不如日本,人均生产性财富只及日本的几分之一。

日本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之争,不仅仅只有钓鱼岛,与俄罗斯有北方四岛之争、与韩国有独岛之争。日本之所以选择与俄韩缓和是日本惧怕俄罗斯的军事实力;不敢对韩动横是怕破坏了美日韩联盟激怒美国盟主。拿钓鱼岛作文章既符合美国利用日本牵制我国的意图,又可利用美国战略重点东移,需要日本提供更多军事基地契机侵占我领土,彰显日本的大国地位。

  积极参与推动国际海上安全合作,维护海上通道安全。海上通道安全是各国共同面临的重大课题,中国愿意积极参与相关的国际海上安全合作,利用自身优势,为国际社会提供尽可能多的公共产品,在维护自身利益的同时,造福于国际社会。(来源:中国军网)

  从2012年4月石原慎太郎与美国鹰派政治家共同策划“购岛”、日本政府于同年9月对钓鱼岛实施所谓“国有化”以来,中日围绕钓鱼岛的领土主权争端和东海海域划界争端曾经发展到白热化的地步。显然,这个争端是由日本方面挑起的,而从中国方面看,所谓中日“岛争”也成为中国外交和军事斗争的一个空前突出的热点。虽然钓鱼岛的领土主权争端和东海海域划界争端相对于中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总体利益而言,乃至相对于中国六大核心利益的总体利益而言,显然是属于“局部性核心利益”,但是,事关中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某些核心利益的局部性,并不意味着它在各种核心利益当中受关注程度和战略优先顺序必然是靠后的。因为它是由于日本方面不断对我挑衅与“激怒”才使这个局部矛盾不断激化,而且上升到中日之间的“战略对峙”。同时钓鱼岛争端问题又与日本的错误历史认识问题存在着密切关系,致使中日“岛争”在一个时期上升为我们维护国家核心利益斗争的“最前线”,中日矛盾从非对抗性矛盾上升到局部的对抗性矛盾,在一定时期我与日方展开坚决的、毫不妥协的斗争是完全必要和正确的。

美国的默认和纵容使安倍在极右的道路上愈走愈远。美国为了实现防范中国的战略目的,最近一段时间不断地拉拢日本,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希望日本在牵制抗衡中国过程中成为急先锋。

  与8个周边邻国之间的海上争议,限制了中国发展海洋经济的步伐

  (三)“中日必有一战”将是“中日创新之战”

我国同样期望美国能够在钓鱼岛问题上保持理性的态度,坚持国际公平正义的原则,尊重中国的国家利益。美国之所以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问题上大做文章,而不是把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钓鱼岛问题的真相公之于众,其目的就是要牢牢地掌握东北亚地区的局势,把日本和中国牵制在自己的手中。如果我国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妥协的立场,那么,美国就会在东北亚扩大制衡中国的筹码,奥巴马已经批准对台武器出售武器计划,我国如不采取强硬立场,美日就会得寸进尺。

  倡导新的安全理念,推动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中国希望以全新的理念和行动走一条不同于以往的道路,打破守成大国和新兴大国以军事对抗和零和博弈解决秩序更迭的历史覆辙,塑造“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目前,中国正从以下四个方面推动践行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这一倡议:1.增强互信;2.务实合作;3.建立大国互动新模式;4.有效管控危机。

  当前,“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能源技术、新材料技术等交叉融合正在引发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这将给人类社会发展带来新的机遇”。从科技创新这个原点和基础出发,依靠自主创新掌握最先进的高精尖武器的核心技术,构筑日新月异的武器系统、与时俱进的军事战略、超越传统的作战思想、灵活机动的军事指挥和管理体制,努力打破“瓦森纳国家群”对我的技术封锁,加强武器技术乃至武器概念的创新,同时减少资源被消耗在购置大量“几年不用就变成难以处理的垃圾”的二三流武器上。

美日双方利用钓鱼岛大做文章同时,日本又在积极的分化中俄战略协作,在中俄举行日本海海域联合军事演习后,日本与俄罗斯11月2日举行了“2+2”会谈,并利用“2+2”会谈大造舆论强调俄罗斯要成为亚太地区的权力中心,就必须抛弃中国政策优先的思想。俄罗斯副外长莫尔古洛夫表示,“这个论题根本与事实不符”,创建“2+2”模式来自日本。我重申“日本同行非常清楚中国是我们的战略伙伴,而且我们也不会在背后议论”。

  今年4月初,美国新任国防部长卡特表示,美国将继续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战略不会因为美国政府和军事部门的人事变动而受影响。美国不久前提出的“要派军用舰机进入中国南沙岛礁领海”标志着“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实施进入新阶段,即美国由间接的代理人策略转变为直接的当面干预。这意味着今后一个时期,中美海上兵力将直接发生正面接触,一旦危机管控不力,则有可能引发局部海上武装冲突。

  十年前,美国五角大楼预计,随着全球人口在2050年向100亿大关逼近,战争将在2020年定义人类生活。这是“所有国家安全问题的根源”。“到2020年,毫无疑问将会有大事发生。随着地球的负载能力减弱,一种古老的模式将重新出现:世界将爆发对食品、水与能源进行争夺的全面战争,战争将定义人类的生活。”
然而,越来越多是人们开始质疑战争是否是解决世界问题的最好手段,因为战争将加速消耗资源并破坏已经脆弱不堪的自然环境,当今日本右翼势力推行战争擦边球政策的最大危险就是只想着右翼的政治理念和当下执政者的政治利益而缺乏“为当代人和子孙后代着想”的人类良知。这个“人类良知”就是:在地球环境已经不堪忍受产业革命以来人类活动所造成的沉重负荷的情况下,不要再雪上加霜,把一个打得稀烂的地球留给后代。

安倍8日在参议院就设立“国家安全保障会议”质询中称“朝鲜开发核武器和导弹的威胁、中国缺乏透明性的军事力量增长、在周边海域活动的急速扩大,导致围绕着日本的安全保障环境进一步恶化”。

  其战略实施的结果体现在海上方向,就是给中国带来了多重安全压力:黄海方向,美韩军事同盟的加强增加了半岛的紧张局势,半岛无核化目标渐行渐远,危及中国东北部的国土安全和朝鲜半岛的安全稳定;东海方向,为借重日本遏制中国,美国不惜放纵日本松动战后和平体制,姑息纵容日本的错误历史观,并以《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于钓鱼岛为由插手中日领土争端;台海方向,以《与台湾关系法》这一美国国内法取代国际法,联合日本插手协防台湾,阻碍两岸和平发展进程;南海方向,以维护自由航行权为借口,插手地区领土争端,为非法侵占中国南沙岛礁的国家撑腰打气;协同日本在中国沿海地区实施高频度海空抵近侦察,威胁中国国家安全。

  在推进军事创新过程中,我们特别需要注意军事技术创新与民用技术创新存在着相互促进、相互转化的内在机制。长期以来,美国军方紧盯高度重视研发的日本民间企业,从其民用技术开发活动中吸取创新武器技术。这个事实表明,在电子、材料、激光、精密机械等尖端技术领域中,军用技术与民用技术之间并不存在截然的分界,而是既具个性,又有共性,既互相区别,又可互相利用和转化。例如美国开发隐形轰炸机等隐形武器使用的涂料,就是从日本一家中小企业提供的用于家用微波炉的电波吸收材料样品中得到启发。美国与拥有领先于世界的民用技术实力的日本结成“技术同盟”,成为它在同苏联的军备竞赛中夺取优势的重要原因之一。

纵而不放缰绳在握

  “台独”势力的分裂活动,威胁中国领土完整及两岸和平与稳定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以来,战争与和平问题一直是中日矛盾的焦点。看当今中日之间的主要问题:历史上日本的战争、战败与战后是“过去的”战争与和平问题;钓鱼岛争端是“现在的”战争与和平问题;安倍“修宪”使日本成为“能进行战争的国家”,是“将来的”战争与和平问题;2014年安倍,多次提出“积极和平主义”,其实与100年前一战肇事者们所做的“和平秀”在逻辑上并无二致,这就是“和平诚可贵,不惜用战争来捍卫它”;2015年夏季,据报道“安倍将借二战周年纪念之际发表其对战争与和平的看法”,令人拭目以待。总之,中日之间的几乎所有主要问题,都牵连到同一个问题,这就是战争与和平。

由于美国对日采取绥靖政策,让日本国内出现了一股军国主义复辟思潮。日本正在借力打力,在国内掀起一股大规模的反华浪潮,把中国作为假象敌,不断地增加自己的军事实力。

  坚持协商谈判划定海域分界线,推进“共同开发”措施的实施。中国主张300万平方千米管辖海域面积,但是有一半以上与邻国主张存在重叠,中国愿在国际法的基础上按照公平原则协商谈判,解决海上分界问题。目前,这一工作已在中韩之间展开。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邻国之间在未划定界线之前,可在争议海域确定“共同开发区域”,由争议双方联合开发海洋资源。而“共同开发区域”的设定和实施不影响未来海域划界谈判。

  中日关系新的转机与变数:从非对抗性矛盾到对抗性矛盾

韦德国际1946官网 ,但在日本狂飙突进的军事冒险之中,美国人似乎也看到了危险,试图向世界释放出更加清晰的信号,防止日本借助于美国扩充军备,从而最终挣脱美国的束缚。因此,才有了美国国防部对美日“钓鱼岛共同防卫”计划的否认,这是美国重返亚洲之后采用的惯用手法。

  中国的对外贸易依存度已经超过了80%,其中90%的运输要经过阿拉伯海、印度洋、马六甲海峡等咽喉要道完成。这意味着,上述任何地区的不稳定或者海盗、恐怖主义活动的猖獗都有可能威胁中国的海运安全。譬如,2008年中国有1265艘次商船通过印度洋航线,平均每天3~4艘,其中20%的船舶遭到了海盗袭击。

  可以认为,亨廷顿对近期、中长期日本对外政策的预言基本上与事实相符。当前,日本统治者以“日美合作牵制中国”思想为指针的“借美制华”政策,必然与中国对自身核心利益的坚定维护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

日本媒体称日本与美国制定了“钓鱼岛共同防卫”计划,一旦钓鱼岛突发事件,美日将会共同防卫钓鱼岛。新闻报导的墨迹未干,11月1日,美国国防部立即发表声明,美国和日本并没有制定“钓鱼岛共同防卫”计划,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没有改变。

  坚持中国拥有岛礁主权无可争辩的立场,致力于协商解决领土争端。中国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南海诸岛以及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这是有充足历史和法理依据支撑的客观事实。日本主张1894年1月14日取得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而中国在早于日本主张300余年的明朝期间就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纳入版图。越南主张拥有西南沙岛礁全部主权,但却缺少对西南沙岛礁实施有效管辖的历史证据:菲主张部分南沙岛礁和黄岩岛的主权,但其1968年第5446号法案却将南沙群岛和黄岩岛划在菲领土范围之外。对于与邻国的领土争端,中国愿意遵循国际法和平解决争端的原则,倡导由争端当事国通过政治协商的方式谈判解决。

  然而,应该看到中日关系“现在处于一个历史性重构的长进程中,看待中国与周边关系,要放在这个百年重构的长进程中,要有长视野,要有战略耐心”。此处所说的“百年重构的长进程”,恰与前文中萨缪尔-亨廷顿所言“长期而言,最后日本可能还是不得不追随中国”的预言相对应。

钓鱼岛问题是美国在中日之间留下的定时炸弹。根据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日本必须无条件地归还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侵占的领土。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美国为了遏制社会主义阵营的发展,利用日本参加朝鲜战争,很快纠集一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非对日作战国家在美国的旧金山签订了没战胜国中国参加的“旧金山和约”,除了把台湾、金门、马祖、澎湖列岛归还中国之外,把日本南部和台湾之间的一系列岛屿交给联合国托管,联合国授权美国实施管辖权。

  美国
“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实施,成为迟滞中国发展及危及亚太地区繁荣稳定的根源

  中日关系的长远发展:从“借美制华”到“战略机遇”

钓鱼岛问题上的对抗,其背后是中美两国之间的较量。中国不希望与美国发生正面冲突,当然也不希望与日本发生局部的战争,但是,美国的地缘政治战略已经损害了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政府不能不作出激烈的反应。中国不惧怕在西太平洋地区出现局部的战争,尽管中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战争。如果美日继续在东北亚地区玩火,那么,最终有可能会引火自焚。

  海上恐怖袭击及海盗行动等跨界犯罪,威胁中国海上贸易通道安全

  冯昭奎: “中日必有一战”将是“创新之战”

决不能让美日得寸进尺

  坚持一个中国立场,秉持两岸和平发展理念。台湾问题的实质是分裂与反分裂、“台独”与反“台独”的斗争。中国始终如一地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坚决反对分裂国家和民族的行为,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同时,继续坚持走两岸和平发展的道路,促进两岸合作交流、互利共赢,团结台湾同胞共同奋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