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干得漂亮,解放日报

图片 1
  资料图:蛟龙号深潜器出水瞬间

今年6月3日,本报率先报道了上海海洋大学深渊科学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崔维成教授向民营企业等社会力量募集约3000万元,建造1.1万米潜水器载人舱一事。如今,资金募集有了结果——上海彩虹鱼海洋科技有限公司牵头,联合其它民间资本投资5000万元,用作载人舱的设计制造经费。彩虹鱼海洋科技公司也因此获得冠名权,名为“彩虹鱼”的万米级载人潜水器有望在2018—2020年潜入马里亚纳海沟,把中国科学家带到大洋最深极。

下潜万米深渊世界第一人沃尔什:中国人干得漂亮

  【环球军事报道】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月27日报道,境外媒体称,崔维成教授早前以蛟龙号创下中国载人深潜最新纪录后,希望再一次突破极限,潜入从未有人到过的海域。然而,崔教授今次并非为了国家的荣耀,而是纯粹以商业角度作为出发点。

昨晚,彩虹鱼海洋科技公司董事长吴辛博士等人发起的“彩虹鱼中国深海科学探索协会”成立大会在黄浦江游轮上举行,240多名科技界、企业界、科学探险界人士参加,寻找深海科技产业化、市场化的合作机会。

人类登月之前,曾有两名科学家下潜到马里亚纳海沟的万米深渊。就近日中国“蛟龙”号载人潜水器成功下潜马里亚纳海沟,世界第一个下潜到地球最低点的美国海洋学家唐·沃尔什23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赞叹道,推进人类对海洋和地球的认知,中国人干得漂亮!

  2012年,蛟龙号这艘载运三人的潜水器,潜入太平洋七公里海底创下世界纪录,身为蛟龙号第一副总设计师的崔教授更成为国家英雄。这次航程让中国成为第五个能以载人潜水器潜入3500米深海的国家。国家新闻媒体对此广泛报道,将之与中国最伟大的航太任务相提并论。

引入民企克服难点

“我向你们表示祝贺,希望此行取得重要科学成果。‘蛟龙’号是一个富有成效的科研平台,我会持续关注‘蛟龙’的新闻报道和科学报告,并期待与你们交流。”现年85岁的沃尔什希望记者转达对随“蛟龙”号下潜的中国科学家的问候。

  因此,当崔教授决定放下蛟龙号项目,加入香港一间鲜为人知的新公司,建立全球第一支商用深海潜艇舰队时,不少人都感到意外。当被问到为何放弃国家资助项目,转到高风险的企业工作时,崔教授坦然透露了原因。崔教授说是为了利润。崔教授说得很兴奋,就好像蛟龙号发现了一种从未被人认识的深海生物一样。

深渊科学,是专门研究深度从6500米至1.1万米的海洋科学,对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发展深海产业具有重要意义。地球上最深的海沟——马里亚纳海沟的深度在11000米左右。“蛟龙”号的最大下潜深度为7062米,对深渊科学来说,这个深度还只是起步。

迄今为止,有400多人进入过太空,但仅有3人成功下潜到马里亚纳海沟的最深处。1960年,美国海军中尉唐·沃尔什和瑞士工程师雅克·皮卡德驾驶“的里亚斯特”号,实现人类首次下潜至马里亚纳海沟10916米处。2012年,好莱坞著名导演卡梅隆单人驾驶“深海挑战者”号,成功下潜到马里亚纳海沟10908米处。

  崔教授说,他很有信心该公司可以找到足够的人才和资金,来建立一支能够潜入海洋任何地方的潜艇舰队。崔教授也很有信心,该公司提供的服务,会有足够的客户支持。该舰队首只潜水器名为“彩虹鱼号”。彩虹鱼号已定于2019年启航,可潜至水深1.1万米地方,到达从未有人到过的地方,比目前任何潜水器潜得更深。

如何让我国深海科考更进一步,达到全海深载人作业水平?“蛟龙”号总体与集成项目负责人和第一副总设计师崔维成获得“载人深潜英雄”称号后,开始了新的探索。

“此后,迄今尚无人抵达1.1万米的海底。我想下一次,很可能会是预计于2021年到访的中国‘彩虹鱼’万米级载人潜水器。”沃尔什说。

  崔教授预计,彩虹鱼号最终会成为舰队一员,而舰队其他成员包括:一艘大型母船、多架可进行深潜的著陆器(着陆器属于无人驾驶装置,就好像连接母船的海底升降机),以及多架载人及无人驾驶的潜水器。

根据他的构想,我国应建造一个“深渊科学技术流动实验室”,包括一艘科考母船、3台着陆器、1台无人潜水器和1台载人潜水器。当科研人员乘坐载人潜水器潜入深渊后,着陆器和无人潜水器能协同作业,确保科考的效果和安全。然而,要实现这个构想面临诸多难点:一是新概念型号项目立项周期太长,如“蛟龙”号立项10年、研制10年,前后整整历时20年。二是项目支持不配套,影响科研进度。
下转5版 科技部能立项支持潜水器研制,但不能为科考母船立项;
而向发改委申请科考母船项目的周期很长,无法与潜水器研制同步。三是科研成果不能及时推广应用,带动相关产业发展。

随“蛟龙”深潜的新华社记者刘诗平在记者手记中描述说,前往深海是个充满新奇并时有惊喜的过程。如同在宇宙飞船里漫游太空,透过“蛟龙”号的舷窗能不时看到流星一样划过的亮点。从两百多米到一千多米之间,“流星”划过的频率非常高。

  着陆器是在特定地点进行研究的,潜水器则配备高清摄影机及机械臂,能够四处移动。着陆器和潜水器均能下潜至11公里(海洋最深位置),抵达马里亚纳海沟(太平洋海底)的挑战者深渊(Challenger
Deep)。

为此,崔维成从去年起,开始探索在前沿科技项目中吸引民营企业投资,再与政府立项对接的体制创新之路。在他看来,民营企业投资效率高,市场化能力强,如介入前沿科技项目,可以克服这些难点。另一方面,1.1万米载人潜水器虽然是典型的国家层面科研项目,但包含着许多适合民间投资并取得回报的机会,对民企是有吸引力的。

谈到这个话题,沃尔什回忆说,相同景象他也曾见到。“那些亮点被称为‘生物体发光’,是海洋中生物为寻找食物,或寻找彼此而发出的光亮。由于200米以下的海洋非常黑暗,因此会看到这些奇怪的生物。”这名深海探险家解释说。与刘诗平的比喻不同,他将那些亮光比作“夏日夜晚的萤火虫”。

  崔教授说,当彩虹鱼号建成后,会租给中国政府使用。深海探索的设备和服务的需求向来都存在,而且正不断增加。崔教授续道,有关租借服务会收取合理费用,为投资者带来合理利润。

女儿的话催生“彩虹鱼”

什么才是探索深海的终极目标?沃尔什认为,这个目标是发现新的物种,了解新的地质结构……换句话说,就是了解我们星球的历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