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著名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出国旅途中被人涮了一把
2020-01-02 

  再次出国,目的地是法国。自恃曾在国外呆过几年,在选择航班上有了经验,因而事先在国内外航空市场大做调查,以求最佳经济航班。情况表明,法航似乎比较理想,况且北京一家旅行社不断打电话许诺票价优惠,所以,初步也就定下了法航的票。

  从澳大利亚回来快一个月了,天天陷于机械性的庸常生活,开始重新习惯这里的一切,但是,心里始终有一个隐蔽地方清晰保存着那块土地所带来的震撼以及由此而对它产生的敬意。这个花园似的国家让我与大自然有了一次融入其中的接触,心灵里装满了各种鲜艳爽快的灵动色彩,其乐无穷。
图片 1
  澳大利亚民居让人过目难忘,充分显示了当地对环境的保护和人性的基本尊重。从墨尔本、悉尼、堪培拉、凯恩斯一路走来,除了悉尼市中心有一块面积不大的CBD区有为数不多的高楼,其他地方就再没看到高楼林立了。所以,一马平川的地方,你尽可以将视线拉得远些,更远些,不会有被包围、局促的感觉,古人说的游目骋怀也就是这种情形。至于光污染等现代建筑问题就更是不存在了。在北京只有有钱人花上几百万才能住上的townhouse就是那里的普通民居。

图片 2
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冬宫)(Hermitage Museum) 气势恢弘的冬宫广场

  临行前几日,忽然发现家门口不知何时也冒出一家旅行社来,竟也能订售世界各大航空公司的联程机票。进去一了解,又发现了新大陆,票价便宜的出奇!原来,国内DF航空与比利时航空公司(SABENA)已达成协议,联营中国国内至欧洲各主要城市的国内、国际航线。

  每家的住宅大都是带院子的两层或者三层的小楼,连地带楼都是房主的。小楼各自独立。每层最少也有5、6间房。我们在墨尔本造访的一家女主人是中国人,她家一层就有十几间房。各家住宅的外形、颜色和建筑材料也各自不同,我没有发现完全一模一样的小楼。各家主人将自己的喜好、个性和设计灵感都通过这个居住载体表现得淋漓尽致。

  冬宫是俄罗斯著名的皇宫,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的博物馆之一。该宫由著名的建筑师拉斯特雷利设计。正如人类历史上其它著名的宫殿一样,该宫殿自从建成以来一直备受劫难。冬宫初建于1754至1762年间,1837年被大火焚毁,1838至1839年间重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再次遭到破坏,战后被精心修复。宫殿共有三层,长约230米,宽140米,高22米,成封闭式长方形,占地9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超过4.6万平方米。冬宫的四面各具特色,但内部设计和装饰风格则严格统一。四角形的建筑宫殿里面有内院,三个方向分别朝向皇宫广场、海军指挥部、涅瓦河,第四面连接小埃尔米塔日宫殿。

  价格上的巨大差额达1500人民币之多,颇具诱惑力。再说,“DF”的服务、安全等在国内也属上乘,不然外国航空公司怎会与之合作。有了这种自我安慰,立即改订“DF”与比利时航空公司的联航,经布鲁塞尔飞巴黎。

  我最喜欢各家的院子。用植物装扮院子成了当地住户默认的风俗,无一例外。院子大小不一,所种植物也不尽相同,但都是郁郁葱葱、林林总总,那样充满生机、活力和精神。那些没有灰尘的枝叶总是会在篱笆上探出头来,在风中摇曳。各色的我叫不上名字的花儿,姹紫嫣红,竞相开放。漫步在街道上,就犹如徜徉在一个大公园里。人们的活动区域和植物区域并没有明显的隔离分界。可以感觉到植物不是那里城市的配角,绝对是和人类同样重要的主人之一,人们离它们可以很近很近,亲密得就象好朋友。有的人家还在门前走廊的梁上也吊着各类植物,很是俏皮可爱。据说墨尔本市的一位前任市长是植物学家,更是修建了种有世界上很多种类濒临灭绝的奇花异草的皇家植物园。

图片 3

  是日,北京首都机场一切手续及关卡均很顺利通过,早早抵达候机厅等候上机。直至登机似乎一切顺利。然而,登机半小时后也未被通知做起飞前的准备。正欲探个究竟,机上广播传出了飞机因机械故障将推迟起飞的消息,且宣布晚点时间较长。机长要乘客先在机上用午餐,尔后下机去候机厅继续等候。因自己在布鲁塞尔有近4小时的转机时间,所以,也并不担心什么,下机等就是了,总不至于晚过4小时吧。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种类的植物。植物园里有澳洲珍稀的黑天鹅,它们在湖边或信步游玩、或埋头睡觉、或水中嬉戏,游客可以近距离欣赏没有牢笼关着的它们。成群的海鸟更是自由地飞起飞落,有时还会调皮地在你面前的路上蹦蹦跳跳,为你带路。这行路人哪里还会觉得累?

  面向冬宫广场的一面,中央稍突出,有三道拱形铁门,入口处有阿特拉斯巨神群像。冬宫四周有两排柱廊,雄伟壮观。宫殿装饰华丽,许多大厅用俄国宝石——孔雀石,碧玉,玛瑙制品装饰,如孔雀大厅就用了2吨孔雀石,拼花地板用了9重贵重木材。埃尔米塔日是圣彼得堡最大的、最有特色的巴洛克风格建筑物。其完整性与华丽程度都令人印象深刻,装潢丰富,窗上饰框及浮雕装饰给人以力量,圆柱有规律的排列,墙表面由白色、绿色相间配合,使长长的外观形形色色,生动起来。1917年2月前,冬宫一直是沙皇的宫邸,后来被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所占据。19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起义群众攻下了冬宫。十月革命后,将原来官廷房舍和整个冬宫拨给艾尔米塔什,1922年正式建立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冬宫成为博物馆的一部分。1946年冬宫表面涂成起初的蓝宝石颜色。

  候机厅里,本来十分冷清的电话服务台一下挤满打电话的乘客。又是人民币,又是美元,服务小姐乐不可支。比较着急的乘客则忙着大海捞针似地在候机厅里寻找“DF”地面工作人员,试图弄清飞机的确切起飞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两位胸挂“DF”工作牌的小姐才姗姗来迟。对起飞时间只是说:听广播通知。此时,一位年青、漂亮,能操一口流利汉语的西方小姐提出要打电话通知德国的亲友,要“DF”事后给予报销,并称这是国际惯例。“DF”小姐似乎不吃这一套,回答说,要请示领导,接着就没了倩影。

  澳大利亚人对自然的热爱、对城市民居规划的态度更是透着他们对生活的一股热爱。他们用这种爱布置着家园,打点着城市,装扮着国家。天总是那么蓝,云总是那么多,空气总是那么清新,远山、近水总是那么透明,行走在这种人与自然的和谐美妙的图画中只能让人满心雀跃、毫无倦怠。

图片 4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韦德国际1946,韦德国际1946官网,韦德国际1946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