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部新作表现最纯粹的,玖拾陆岁常枫封箱之作创纪录
2020-01-24 

近年来,中国和印度在电影上的合作越来越密切。今年四月,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首次开设中印电影合作对话论坛,更是加深了两国电影人在未来的合作关系。印度知名导演卡比尔汗、知名制片人帕萨特以及中国青年导演马多出席了本次论坛,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作为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系列活动之一,金爵论坛复兴之路:主流电影的传承与创新20日在上海举行。当天,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著名导演尹力在论坛上致辞,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长、著名导演李少红,北京电影学院教授赵宁宇,导演文牧野,导演苏伦等出席发言。
  在过去的2018年,中国电影票房突破了600亿元人民币大关,成为可以与北美电影市场并驾齐驱的第二大电影市场。从《红海行动》到《战狼》系列,《我不是药神》到《无名之辈》主流电影不仅持续三年占据了年度电影票房冠军宝座,跻身年度十大最受观众欢迎的电影,并且在中低成本领域,不断有优秀作品出现。

  6月23日晚,备受关注的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颁奖礼在上海大剧院举行。由秦海璐编剧并首次执导的《拂乡心》收获最佳男演员大奖,96岁的常枫登台领奖,收获全场起立致敬。作为华语影坛活化石常枫的封箱之作,《拂乡心》让他终于在中国内地收获第一个电影奖项,常枫在领奖时也感慨上海国际电影节建立了一个历史。导演秦海璐也在第一时间发文祝贺这位90后最佳男演员。常枫96岁的年纪,不仅创下金爵奖22年来最高龄得奖纪录,更是刷新国际A类电影节最高龄表演奖得奖纪录。影片《拂乡心》已定于2019年9月12日中秋档全面公映。

  如今跨国合作已经成为中印电影行业的发展趋势,对于成功的合拍电影,卡比尔汗给出了他的定义:好的合拍片需要两国电影人共同创作,这样产生的作品才是有意义的。合拍片不是合资拍摄影片,它的合作是创作者在想象力上的交流触碰。帕萨特则认为中国的青年导演包容性和创造力十分强大,能够拍出很多优秀的合拍影片,此外,帕萨特还特别憧憬中国和印度知名电影人之间的重磅合作。

  当天与会的多位导演在现场也分享了他们在创作中的心得与体会。文牧野表达了他在创作中十分重视娱乐性、社会性、灵魂性三点。赵宁宇教授则分享了要向历史学习、向电影学习、向生活学习的创作感悟。作为新人导演,苏伦认为要和观众做好朋友,电影的根本还是要讲好一个故事。展望中国电影未来,尹力导演强调创作电影最重要的还是人物,要找到人物的最大公约数。李少红导演也表示,市场的表现是艺术创作很好的土壤,好的大环境需要大家来共同培养和维护。
  电影理论批评,将这一批能够成功实现思想、艺术和商业的平衡,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社会价值与经济价值的统一的电影,而命名为新主流电影,尹力认为,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等,并结合时代变革要求现代化转化、创新性发展,主流电影必将成为中国电影创作丰富多彩的立体阵列中的基石和重要的组成部分。正因如此,中国电影家协会发起了中国好故事电影项目孵化计划。

《拂乡心》常枫获金爵奖全场起立致敬秦海璐导演祝贺90后最佳男演员

  值得一提的是,马多和卡比尔汗正在运行各自的中印合拍项目。马多正在打造阿米尔汗自导自演的影片《地球上的星星》的中国版,将《地球上的星星》改编成中国版,最初源于阿米尔汗的一个想法。马多介绍到:基于印度的原版电影,我们准备在中国版的《地球上的星星》中讲述原汁原味的中国故事,让观众在观看的时候耳目一新。卡比尔汗则准备着手《阿辛哥的奇妙之旅》的制作。他对影片充满信心,它集结了中国和印度大量的电影工作者,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合拍片。

  据介绍,中国现在有30余家国有电影制片企业,活跃在创作一线的有十多家,它们具有强烈的创新意识和创作需求。中国好故事电影项目孵化计划将主动挖掘优质题材和剧本,并与12家国有企业一起,孵化培养一批优质电影项目落地投入拍摄,计划三年推出十部作品,并嫁接优质项目,创作者和资本、企业界合作的平台。

  当晚的金爵奖颁奖礼,96岁的常枫凭借在影片《拂乡心》中人戏合一、已臻化境的表演,感动观众并征服评审团,一举摘得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最佳男演员桂冠。全场观众起立鼓掌致敬,为这位华语影坛当之无愧的活化石欢呼。常枫在领奖时感慨:我年纪大了,记忆力也不好了,说话也啰哩啰嗦了。今天,上海国际电影节好像跟我有一个默契,建立了一个历史。主持人刚介绍我96岁,这么大年纪,我能够站在这里,是非常不容易。特别谢谢各位评审。主持人曹可凡在现场也感慨:《拂乡心》是常枫先生的封箱之作,但我们希望他重新开箱。一席话再度收获全场热烈掌声。

  随着交流的深入,中国和印度在电影合作上有着无限的共赢空间。接下来,将会有更多的印度电影人来到中国,和中国的电影工作者合作,卡比尔汗对未来期待到。青年电影人是影视行业的新生力量,帕萨特对他们的成长十分关注,他特别欣慰有越来越多的中国青年导演开始聚焦印度电影,同时,他也向印度的电影人呼吁,希望他们抓住向中国传统电影学习的机会。

中国电影家协会发布《2019中国电影产业研究报告》

  常枫得奖当晚,人在国外工作的《拂乡心》导演秦海璐也在第一时间发表祝贺,她发文称:常爷爷,祝贺您喜获金爵最佳男演员奖!犹记得与您一起工作的那些日子,您说作为90后,我就再献一次丑吧,这是我的封箱作,也是你的处女作。我一定把这个角色演好,尽我自己最大努力去做。说完哈哈哈的笑起来。这笑声于我而言似江上清风山间明月,我何其幸运,能拥有您这位男主角!愿欣于所遇留存心间,愿咱们的《拂乡心》携温暖与爱拂动心灵。正是两位年龄相差55岁的忘年之交,心怀对电影之爱,对故乡之情,才奉献出《拂乡心》这样一部独特的讲述乡愁的电影。

  访谈实录:

  当天,中国电影家协会发布了《2019中国电影产业研究报告》。

96岁常枫封箱之作创影史纪录 生涯最高表演让观众泪奔

  国际在线娱乐:现在合拍电影很受欢迎,也引发了很多探讨,你们怎么看待合拍电影的成功?好的合拍电影应该具有哪些品质?

  2018年中国电影产业也遭遇了资本退潮的危机,增速放缓,一些上市影视公司市值大幅缩水,许多项目计划搁浅。然而,在资本退潮的大背景下,中国电影人交出了十几年来最好的创作成绩,电影市场趋于成熟,观众享受到了十几年来电影界改革的实践成果,中国电影创制在开拓思路、拓展题材、工业化探索等方面均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我不是药神》《找到你》《红海行动》《暴烈无声》《春天的马拉松》《狗十三》等一批优秀的现实主义题材影片比较深刻地反映了现实,引起了观众的强烈反响;反映电影工业实绩的类型电影《流浪地球》《无双》《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等作品既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也表达了主流的价值观;探索电影语言和人性深度的《邪不压正》《一出好戏》《阿拉姜色》《无名之辈》表现出探索者的不懈追求。这其中,不少是新人新作,这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电影的希望。

  值得一提的是,常枫96岁的高龄不仅创下金爵奖22年来最高龄得奖纪录,放眼全球A类国际电影节,也毫无争议成为最高龄表演奖得奖者。在金爵奖评审团给出的获奖理由中,他们认为:常枫用连贯完整,深具体感的细腻表演,诠释了人物对故乡和生命的庄重态度。在金爵奖颁奖礼后台采访中,常枫表示:有人告诉我,你这个年纪还能得这个奖,应该是最年长的了。希望9月12日中秋档,大家到戏院看一看这部《拂乡心》,希望各位多多给我批评指教。

  卡比尔汗:我认为合拍片应该是全球化的。现在世界的影视产业越来越来繁荣,很多人都在寻求和其他国家的电影合作,这是一种趋势。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印度和中国是天然的合作伙伴,他们之间有着五千年的文化交流。放眼全世界,很少国家有五、六千年的历史。从文化、到家庭、再到情感,中国和印度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在电影的合作上双方能够从中达到共赢。对于合拍片,成功的因素是要有共性的故事。好的故事都是有共性的,可以感染不同的观众,吸引多个国家的创作者一起合作。好的合拍片不仅是两国电影公司单纯合资,而是需要两国电影人共同创作,产生火花,这样的作品才是有意义的。

  产业研究报告调研组主要成员、资深市场研究专家、北京电影学院客座教授刘嘉解读了市场数据背后所透出的信息:第一,中国已经成为北美之外的第二大国际票仓。全球电影市场中美及中美之外三分天下格局已见雏形。正是中美两大市场在2018年都有良好表现,拉动了全球影业整体增长了1.2%;第二,现实主义题材火爆市场,《我不是药神》全球票房达到4.5亿美元,位列全球年度票房榜第18位;第三,中美合拍片贡献成功案例,引力影视和华纳兄弟共同打造的《巨齿鲨》讲好世界故事,赢得国际市场空间;第四,中国电影市场已经成为进口片、好莱坞大片的重要票仓,《毒液》、《头好玩家》中国市场票房甚至超过北美本土票房产出。

  刚刚过完96岁生日不久的常枫,从事演艺工作70余年,横跨电影和电视界,代表作有《颐园飘香》、《两种结局》、《追妻三人行》、《倚天屠龙记》等,并数度获得各大影视奖项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乃至终生成就奖。在之前《拂乡心》全球首场展映现场,就有影迷慕名而来表示:等了20多年了,就是为了再看一次常老师的大银幕。而惊喜现身映后互动的常枫也骄傲表示:要是讲谁的电视剧演得最多,我敢说我是第一名。此前常枫因年事已高,逐渐息影,已有近20年未出演任何作品。此番在秦海璐二度邀约之下,被《拂乡心》剧本打动,以封箱之作贡献生涯最高阶表演,深情打动观众。

  帕萨特:我非常赞同卡比尔汗导演的说法,我也很反对诸如拍中国电影让印度演员演,或者是两国电影公司单纯投资这样的合拍,这并非真正的合作,只是为了合作而合作。合拍片更多的是需要创作者在想象力上的合作,我很期待例如卡比尔汗、沙鲁克汗与邓超、王宝强、陈可辛在理念上的交流。又比如说马多,现在就与我们一起制作《地球上的星星》改编版电影,这部电影开始的时候是阿米尔汗的一个想法,但我们却和中国的电影人把它变成了现实。我一直在强调,合拍不是投资,而是创作,正如《我不是药神》,一部印度作家写的中国电影,或是中国导演拍的印度电影。我很期待这样的交流,可以集结像马多这样的优秀的青年导演,也能够互相介绍自己的从影经验,我认为这才是合拍片的发展趋势。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刘藩从制片行业角度进行了行业发展的趋势分析:1、2018年流量明星号召力大幅下降,观众审美提高,多部空有明星但质量不过关的影片惨遭滑铁卢;2、IP神话褪色,泛娱乐资本退潮。IP和优秀电影之间,差好几个好编剧好导演;3、精通创作的主创和制片公司成长起来,成为稀缺资源;4、行业调整期,挤出泡沫,缺乏竞争优势和实力的公司陷入迷茫期。制片企业将深耕经营效率。

  在电影《拂乡心》中,常枫饰演重病在身的孤寡老人蒋生,性格古怪又固执。他时而风度翩翩在红包场一掷千金,时而在小吃店跟老板娘纠结辣椒酱不好吃;他会卖掉所有家具给自己订一副棺材,他也会像个老顽童一般哄女人开心。而他与世界和解的最终方式,只有回家。常枫在影片中的表现,已经无法用单纯的演技来形容。蒋生全片强忍病痛,情感表达内敛至极,直到影片最后才爆发。当蒋生在轮椅上哭着说出回家真难时,那种中国人最本质的落叶还乡之情,让人无法不动容。有观众在观影后表示:当蒋生嗫嚅说出我终于回来的时候,吞了一场的泪终于奔流而出。影片平淡,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故事缓缓道来,却让人看酸了眼,流了泪。现场能见到已经96岁的常枫老师更是不易,他的发言也是令人动容,何况常老师还说这是他的封箱之作了,且看且珍惜!更有观众动情表示:虽然老爷子说自己腿也不行了、耳朵也不行了、牙也不行了,但演技是很行的,九旬高龄出演,主角的复杂心路让人动容。
  《拂乡心》将于2019年9月12日全国上映,作为秦海璐导演处女作,是秦海璐继编剧、主演《到阜阳六百里》后,打造的归乡三部曲之第二部。影片由秦海璐执导并联合杨晓丽编剧,常枫、葛蕾、雷恪生、梁丹妮、桑茗胜主演,宋少卿、屈中恒、杨洁玫、闫勤特别出演。

  

韦德国际1946,韦德国际1946官网,韦德国际1946英国